五百年间延绵一脉的五凉文化
作者:武威市新闻传媒集团 发布日期: 2020-08-23 15:09 浏览次数:

凉州回响

树贤

2020年8月11日,我们一行人来到了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城市武威进行文化考察,凉州便是我们此行的落脚点。如今“凉州”这个名词是一个县区的名称,不免让人觉得狭小,而在千年以前,但凡提起凉州,历史的大幕便徐徐拉开,滚滚硝烟中的战马、戈矛、驰骋沙场的将军以及隐入尘埃中的故事都被翻腾了起来,千年以前的河西大地传唱千年的经典、无法复制的壮阔扑面而来。

五百年间延绵一脉的五凉文化


端坐于河西大地的咽喉处,凉州宽容地接待了众多路过这里的不同信仰的人们,并且大方地给予了他们丰厚的滋养,任其施展才华,也正是如此,凉州这颗丝绸之路上的璀璨明珠才愈发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第一站我们到达了约建于东汉晚期的雷台汉墓,当天凉州天气阴沉,大风肆无忌惮地刮着,我们这些不常待在凉州的人误以为这是凉州气候的特色,但工作人员介绍说,凉州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大的风了,而且这还在刚刚立秋后不久。本来我们一行人就对此次文化考察抱有仰慕之心,如此便更让我们对这次考察之行有了种莫名的敬畏。从雷台走进,广场上一匹“天马”高高在上,这就是我们国家的旅游标志——铜奔马,右足踏燕,三足腾空,长尾风一样向后甩去,疾驰于空中,所谓“凉州大马,横行天下”应是如此了。进而往里走,铸造精致的铜车马仪仗队迎面而来,我们一边听讲解人员讲述那些故事,一边幻想着千年以前的战争与文明,但这一切都在我们进入汉墓时全然变得安静了。雷台是古代祭祀雷神的地方,汉墓室阴凉压抑,有一种神色严肃的味道,这种味道里面掺杂着落寞的繁华,这种味道让我们无限接近千年以前真实的凉州,也让我们看到不同文化在这里碰撞,经过岁月的磨砺交织出神秘的面庞。

五百年间延绵一脉的五凉文化


当我们走进鸠摩罗什寺,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上一次来这里时燕群飞舞,致使我们携带的无人摄像机无法起飞,这次虽没有了燕群,却又赶上了这场大风,好像这一切都是机缘巧合,我们环绕舍利塔走过三圈,风吹着庙宇屋檐上动听的风铃叮铃作响,把无限的祈福种在了心中,静待成熟。我的老师徐兆寿先生曾以长篇历史小说的形式为高僧大德鸠摩罗什立传,完整客观地讲述了鸠摩罗什的一生和佛教经典在中国大地的传播。而他所做的又何止于此?上世纪六十年代,老师出生于凉州,半个世纪过去了,他又重回这片土地,他是一位诗人,是一个小说家、学者,近年来不仅出版了《鸠摩罗什》《话说五凉》等专著,而且在全国各类报刊杂志发表有关凉州文化的大量文章,为故乡凉州文化事业的发展奔走努力。

凉州古称雍凉之地,“地处西方,常寒凉也”,大漠朔风,边疆夕阳,但这里的人们却心胸热烈,沿袭张轨文教礼制,怀抱宽容之心,五凉文化、西夏文化、蒙藏文化等交织互融,对整个中华文化接续流衍、扩容发扬作出了重要贡献,这些在武威市博物馆陈列的众多文物中也得到了印证。

后来几天,我们不仅在清晨观看了凉州的日出,看到了凉州白日里清澈的弯月以及落日余晖下的凉式苍茫,也对五凉时期沮渠蒙逊与昙曜开凿的中国石窟鼻祖——天梯山石窟、凉州会盟纪念地白塔寺等进行了考察,又驱车前往元朝永昌路治所永昌府所在地永昌镇进行采风,切切实实感受着这里的壮美。

凉州风范、西域气象,气吞山河、惊心动魄,大迁徙之下不同文明带来不同的战争,凉州正好处在几大文明的交汇处,这也必将迎来各式各样的战争,战争给凉州带来杀戮的同时也带来了无限的文明。很难想象,在五凉时期,这里的一场军事远征的爆发可能只是为了抢夺一个人才。一直以来,人们对五凉文化抱有一种误解,人们惯以亲近隋唐中原文明,说五凉文化就一定要提到开启隋唐盛世,好像五凉文化是为隋唐中原文化而生,为隋唐中原盛世做铺垫、做准备,但事实上,凉州成为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一样的存在是因为它本身产生了具有自身独特魅力的文化,而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文化现象。这种现象一直成为众多学者、诗人的向往,所以在唐朝时期会有诗圣杜甫夸赞诗仙李白的诗句“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这说明凉州文化在隋唐时期依然是人们竞相学习的榜样。

五百年间延绵一脉的五凉文化


因为凉州经济发达、政治较为清明,又属于几大文明的缓冲地带,将士们开疆拓土、商客们通联世界,再加上当政者实施“课农桑,拔贤才”以及兴文教的政策,所以这里的思想更为自由开放,在生活与文化方面促生了新的“凉州模式”。凉州在政治地位、经济地位、军事地位上与唐朝时期的洛阳、扬州可媲美,所以由此产生的凉州文化自然自信十足,凉州词便是文学作品中最有力的证据,而凉州乐舞成为宫廷乐舞,后又流行于世,也同样说明这个问题。

如今,我们看到的凉州俨然变成了一个现代化城市,商贸大厦林立、物流交通便捷,这是当代凉州的面貌,这一切的根基就在于千年以来凉州身后的文化积淀,如今的繁荣凉州是对古代文化复兴的遐想,如今的繁华凉州也更聚含着凉州人的力量与梦想。回兰州的那天,凉州阴雨薄雾,当我们踏上回程的列车之时,这一切又重新浮现在了眼前,此次考察让我们对凉州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也对凉州文化有了更进一步的敬畏与仰慕。

五百年间延绵一脉的五凉文化


五百年间延绵一脉的五凉文化

程对山

大凡优秀地域文化,一般具备两大特征。一是文化覆蔽范围具有相对固定且比较广阔的地域空间。二是在漫长的历史积淀过程中涵蓄形成别具特色的文化品格,对后世历史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和作用。和著名的齐鲁、三秦、三晋和八闽等文化一样,“史不绝书”的五凉文化也具备以上两大特征。

五百年间延绵一脉的五凉文化


武威古称凉州,今凉州区历为古代州郡县治所驻地,古称姑臧。五凉文化就是东晋十六国时期,河西地区先后出现五个以“凉”为国号的政权,由之而开启创建的地域文化系统。凉州得名很早,西汉元朔三年(前126年),张骞出使西域返回中原,汉武帝也于是年改雍州为凉州,“以其金行,地处西方,土地寒凉”,凉州因之得名。五年后,即元狩二年(前121年)汉武帝又实施了一项彪炳千古的举措,遣骠骑将军霍去病击败匈奴。而后汉廷在原匈奴领地置武威、张掖、酒泉和敦煌四郡,史称“河西四郡”。自此,张骞出使西域而开辟的“丝绸之路”得以全线贯通。于是,汉武帝在元封五年(前106年)分九州为十三州,皆置刺史部。凉州刺史部所辖范围极广,包括陇西、天水、张掖、武威、金城等10郡,州治姑臧。辖境约为今甘肃全境、宁夏西部地区、青海湟水流域、陕西省西北部和内蒙古额济纳旗等部分地区,甚至包括新疆部分地区。凉州甫一出现即为宏大地理概念,是十三州辖境最大之州。直至东汉末年撒销凉州,将其郡县并入雍州。三国魏文帝黄初元年(220年),曹丕复置凉州,凉州正式成为地方政权建制,州治姑臧。其时凉州辖境为9郡2校尉,史载“西包葱岭,北暨居延,南逾河湟,东至秦陇”。在很长历史阶段里,凉州基本保持了相对固定的疆域轮廓,五凉文化就在这一相对固定且比较广阔的地域空间里酝酿、诞生、发展并逐步形成独特的文化体系。

西晋元康元年(291年),中原帝国相继发生“八王之乱”,皇室政治影响及统辖势力日渐消弱。北方民族相与争战,建立割据王国,中国历史进入“东晋十六国”时期。永宁初年(301年),张轨出任凉州刺史,治理凉州并完成地方割据政权的奠基工作。而后,张轨之子张寔、氐人吕光、鲜卑秃发乌孤和匈奴沮渠蒙逊皆以姑臧为都先后创建“前凉”“后凉”“南凉”和“北凉”,李暠也以酒泉为都建立了“西凉”,以上割据政权被史家称为“五凉”。其中前凉统治者历9主共76年,后凉历4主共18年,南凉历3主共18年,北凉历3主共43年,西凉历3主共22年。至北魏攻灭北凉,五凉诸国统辖河西地区近一个半世纪。

五百年间延绵一脉的五凉文化


由此可见,武威是五凉文化发祥地的中心都城,河西走廊是五凉文化酝酿、衍生、形成并发展的核心地带。

东晋十六国是史上最为黑暗的动荡离乱时代,中原地区兵连祸结,民不聊生,文化典籍屡遭浩劫,官学乡塾毁于兵燹,文教事业陷入衰落。偏隅河西的五凉诸国却呈现出令人瞩目的学术振兴、文教昌明局面。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认为,“盖张轨领凉州之后,河西秩序安定,经济丰饶,既为中州人士避难之地,复是流民移徙之区”“中原魏晋以降之文化转移保存于凉州一隅”。正是中原和河西两地学人抱书负笈,汇聚于此,加之丝绸之路上取经觅法的高僧驻锡凉州,译经授徒,造成五凉时期文教昌明、佛教兴盛景象。

五凉文化是凉土诸国在政权更叠与历史嬗变中形成的涵盖河西地区政治、经济、社会各个层面的精神产品,是以姑臧为核心都邑的地域文化系统。主要包括三方面内容,即经史学术系统、佛教文化系统和典章制度系统。五凉时期的学人在经学、文学、史学、哲学、天文、地理、艺术等方面发表见解,著书立说,很多成果被载入《晋书》《魏书》《北史》等“官修国史”中,形成了“史不绝书”的经史学术系统。五凉时期从前凉张天锡主持翻译佛经开始,形成了佛教史上“凉土译经”体系,而至北凉开凿石窟形成了影响中原石窟风格的“凉州模式”,汇聚成颇具特色的佛教文化系统。

北魏太延五年(439年),太武帝拓跋焘发兵攻灭北凉。这场战争在中国历史上产生了两大重要影响:一是在河西地区兴衰沉浮的五凉王国随着十六国的结束而终止;二是“魏之儒风始振”,北魏首都平城(今山西大同)代替姑臧成为北方人文最发达的地方。《魏书》载,北魏攻陷凉州,“徙凉州民三万余家于京师”。内迁平城的人群里既有从中原世家来到凉州的儒士俊杰和祖辈生息于河西大地的贤才翘楚,又有开窟造像的凉州僧人及能工巧匠。北魏统治者对凉土文化成果兼收并蓄,安排高才硕学之人兴办学校,任用士人后裔制礼作乐,为北魏典章制度的创设发挥了重要作用。昙曜是从凉州徙至平城的高僧,北魏任之为管理全国佛教事务的“沙门统”,主持并带领凉州工匠开凿云冈石窟。北魏迁都洛阳后,凉州工匠及后裔在建造宫城时,参考了河西名都姑臧城规制,并相继开凿出古阳洞、宾阳中洞、莲花洞等为代表的龙门石窟。“凉州模式”随之弥散中原大地,天梯山石窟遂有“石窟鼻祖”之誉。

五百年间延绵一脉的五凉文化


迨至隋唐,五凉文化的影响力依然不减。河西士人参与制定的北魏刑律,历魏齐、隋唐诸朝犹在适用,成为两千年来东亚刑律之准则。翻阅隋唐史书,许多篇章皆带有五凉文化的深刻烙印。北魏修建洛阳城时参照姑臧城“宫北市南”格局,进而影响到隋唐长安城的营建。隋朝编修音乐大成,确立九部作品为宫廷音乐,其中“西凉乐”“龟兹乐”“天竺乐”等六部作品为五凉时期从河西传入中原的乐曲。

故此,陈寅恪指出,五凉文化“上续汉魏西晋之学风,下开魏齐隋唐之制度,承前启后,继绝扶衰,五百年间延绵一脉”。五凉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在中国历史上产生重大影响和作用,在一千六百多年的历史长河里闪耀着历久弥新的璀璨光芒。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