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山•药王泉
信息来源: 武威市广播电视台 发布日期: 2021-03-14 18:37 浏览次数:

 

凉州城西,有镇曰西营。西营之名,概由清代绿营兵驻防的“西把截营堡”简化而来。

 

 

 

行进在去西营的路上,随处都是与诗和远方的美丽邂逅,雄浑的山峦,疏朗的林草,奔腾的河水,烟火的村舍,让人舍不得擦肩而过。

 

 

就说沿途的莲花山吧,古称姑臧山、紫山,是秦汉时期月氏与匈奴部落属地,位于谷水源头,冷龙岭一脉。奇峰环列,层峦叠嶂,山是一朵莲,莲是一座山,故得莲花山之名。

 

 

 

 

莲花在佛门中蕴含清静、无染、光明、解脱之意。一部佛门史,念念是莲花。佛座称“莲台”,庙宇称“莲刹”,佛眼称“莲眼”,心胸称“莲宫”,佛手称“莲花手”,受戒称“莲花戒”,袈裟称“莲花衣”,称善于说法者为“舌上生莲”,谓苦行而得乐为“归宅生莲”,不一而足。莲花山是祥瑞之地,选择在此建寺之人,定有慧根慧眼,非凡俗所能及。

 

 

据史料记载,曹魏嘉平年间,高僧佛图澄首开莲花山建寺之先河,修佛殿经堂数座,大气庄严,僧侣过千,信众云集,有古树十万零八棵。隋唐时莲花山扩建,一直到明代还保留有完好佛寺和道观70余处1000多间,气势恢宏,河西鲜有比肩者。莲花寺壁画尤以唐宋时期的彩绘最为精美,菩萨栩栩如生,佛陀超凡脱俗。如今,莲花山已成研究汉传佛教、西域佛教与藏传佛教融合的见证之地。

 

 

 

 

莲花山声名远播,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若说莲花山是名山,莲花寺是宝刹,一点都不夸张。单是看看来过一山一寺的才俊名流,就会心生敬意,意生向往。文以李益、高适为范,武以李广、马超为骄,僧以鸠摩罗什、玄奘为高。他们的来过,或翰墨留香,或跃马扬鞭,或传经布道,或寄情山水,但都无一例外地在凉州的历史天空里灿若星辰,辉耀至今。民国时期,被誉为“东方之笔”的张大千携妻子两次登临莲花山,醉心于此,作《莲花山飞瀑图》《莲花山图》各一幅,佳话佳作,更使山寺增辉,盛名赓续。

 

 

 

 

“地处西方,常寒凉也”虽然指的是凉州,但以此典说西营,怕是更加熨帖。西营,地处祁连山西麓,亦为莲花山之余脉。有大河,名西营河,河水来自祁连山冰雪融水。奔腾的西营河,滋润了万顷黄土地,滋养了两岸众生灵。这里曾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大牧场,也曾是四面边声连角起的古战场,原野之美为这块沃土播下旷远与恬静,征战之烈为这片疆场洒下悲壮与豪迈。历史的风烟,卷起千堆雪,留下或清越、或苍凉的一道背影,消失在烟云里,浮现在记忆中。

 

 

如今,声名鹊起的“千年养生源,武威药王泉”再次把人们把目光和脚印吸引在这里,聚焦在温泉度假村这个身心自在的地方,为古驿西营、醉美林泉释放了活力,平添了魅力。

 

 

 

 

药王泉,是温泉,也是矿泉。相传是由药王孙思邈神游祁连山“坐虎针龙”,神龙感恩所赐。其后,弘化公主温泉疗疾,叹其神奇,赐名“药王神泉”。科学的说法是:此泉由经年累月的降水或地表水渗入地下深处,吸收四周岩浆的热量后形成的。前几年,听养生专家说,西营的温泉水品质极高,出水温度高达80多度,富含30多种对人体理疗非常有益的矿物质,水中锶、锂、偏硼酸、偏硅酸、氡含量达到富有医疗价值的热矿水水质标准,是真正意义上的氡温泉。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个周末,恰是惊蛰次日,约了几位旧友去西营,春风十里,草木渐醒。山川异域,风月同天。都说大自然是最好的设计师,看看西营的山水,恰好地布局谋篇在这里,苍凉里透着唯美,平凡里蕴含气象,就知此言不虚,此行值得。

 

 

西营的山,连绵逶迤,或渐渐隆起,或缓缓回落,敦实如西北的汉子,质朴似本土的民风,带着几分豪爽,藏着几分腼腆。目之所及,佳韵天成。

 

 

 

 

峰回路转,依山傍水的地方,一处偌大的广场,几段石板的廊桥,一簇汉风唐韵的楼群映入眼帘,温泉度假村在晨曦里愈发吸睛。

 

 

下得车来,脚触之地便是可意的步道,道宽丈许,依河而建,绕村而行。道畔松柏罗列,四季青翠,倘若在夏秋,藤萝缠架,绿肥红瘦,当是大美。即便在时下的初春,有风轻拂,有鸟啾鸣,天蓝气清,心境亦是大好。河畔的文化长廊足有一里开外,白石为柱,青石为廊,或雕以花卉,或镌以诗词,古风习习,人文泱泱。优美的诗词浸润在山水之间,深得走进武威、凉州归来之真味和妙趣。

 

 

 

 

步道之北,有凉亭一座,攒尖为顶,四角翘伸,形如飞鸟展翅,轻盈别致。凉亭旁,石阶通往山顶,足有百余级,有连天之势,亦有回旋之妙。石阶的尽头,为药王殿,供奉“除病解危千金仙方普受惠,坐虎针龙广施兹悯救众生”的孙思邈,弘扬其怀仁济世、大医精诚思想。

 

 

 

山下游客接待中心,别有一番洞天。主楼有六层,各层功能聚合在一起,布局十分得体。宴会厅、咖啡厅、电影厅、养生馆、理疗室等设施一应俱全,吃住行游购娱一体融合。最暖心的是儿童游乐场,孩子们到这里,可以尽情体验声、光、气、水、色彩组合带来的乐趣。

 

 

 

 

度假村的两个单体裙楼也很有特色,一曰植物氧吧,一曰温泉中心。氧吧里,亭榭廊槛宛转其间,扶疏皆竹棠,淡雅似潇湘,蕴藏着绿意生活的惬意之美。精致的石拱桥取名“听月桥”,素以词风豪迈雄冠千秋的辛弃疾鲜有婉约地写下《听月诗》:听月楼头接太清,依楼听月最分明。摩天咿哑冰轮转,捣药叮咚玉杵鸣。乐奏广寒声细细,斧柯丹桂响叮叮。偶然一阵香风起,吹落嫦娥笑语声。自古以来,咏月文字,多是忧伤笔调。但这一首听月诗,读来却有如走进神话传说中的仙境,余韵悠长。畅想一下,仙界的神药,洒向凡间,融入河水,莫不就是今日之药王泉?

 

 

 

 

泡温泉,是度假村的核心招牌业务。《淮南子》曰:“昆仑四水者,帝之神泉,以和百药,以润万物。”这是温泉药疗的早起记载。而对于温泉之沐浴,后汉张衡作《温泉赋》曰“士女晔其鳞萃兮,纷杂沓其如烟。”赋就了沐者云集的盛况。可见,温泉理疗在古代就是一个人气爆棚的行业。晋代傅咸的《神泉赋序》记述“余所居庭前,有涌泉,在夏则冷,涉冬而温,温则水物冬生,冷则冰可以过,每夏游之,不知岁之有暑耳”。其实,温泉之美,不独是傅咸领略过,西营温泉与之相比,一点也不逊色。

 

 

 

 

至于温泉和泡温泉的妙处,李白《安州应城玉女汤作》、徐霞客《温泉》都有的细腻的描写和切身的感受。如果把他们的诗化作白话文,一身浪漫的李白说:阴阳之气在此激荡,如同炭火熊熊燃烧,神工鬼斧造化出这温泉。地底下一定奔涌着烈火,沙丘旁边弥漫着白色的雾气。翻腾的水池如同明月一样皎洁,好象天空悬挂的明镜。人浮在水中鼻内充满了兰花的芳香,脸色热得好象三月的桃花艳丽欲燃。温泉水中萃集了万物精华,温泉水在地下与五湖七泽相通连。阅尽千山的徐霞客说:在水汽蒸腾的氤氲之中洗涤爽身,如梦如幻,欲醉欲仙,平日的奔波劳累一扫而空,我不羡慕那些自由自在翱翔天空的鸟儿,只想做一个泡在温泉里的人。

 

 

 

 

文人,毕竟是血液里淌着思想,骨子里透着情怀的人,他们泡个温泉也能泡出诗情画意来。而我,此程只是寻觅千年的风雅里他们留下的繁华或宁静而已。

烟火十里人归晚,牛羊习习一笛风。作别西营的时候,看云,云闲,听月,月眷。滔滔西营河,带着亘古的梦想,一路激越,一路飞扬……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